Shark Deng

Interactive Designer @Shanju Design in Shanghai

touched caffe / mxnet / python / wordpress / bootstrap / Arduino / Raspberry Pi / webgl / three.js / PIXI / 3dMax

Email

Github

我爱我的母校

2019-11-14 03:59:35

华东政法大学是我的母校,我深深地爱着她。我写这篇文章,就像女儿给母亲提个建议,孟子说:不孝有三,阿意曲从,陷亲不义,一不孝也。华东政法大学治学严谨,有很多老师善良宽厚,富有理性;有很多校友学长,心地慈善,博学多才。没想到我的班主任,胡晓鸣老师,不是一位法律专业人士,而是个唱歌的。我们对艺术家是很尊重的,我们有很多艺术家的朋友,比如我父亲一位同学,在北京拍电影,她女儿也在拍电影,我父亲还有一位同学,她女儿正在上海戏剧学院学舞蹈,我父亲的一位堂妹,在总政歌舞团,她丈夫是总政治部大校,此处仅举三例。我们对戏子很轻蔑。戏子和艺术家的区别在于:戏子寡情少义,反复无常,趋炎附势,不忠义,卖身求荣。
我上大学前,我父亲就对我说过,中科大和上海交大的老师对学生都很宽容,学生想去就去,不去就不去。比如说我父亲一位同学叫周迪,在交大,从本科到硕士,考试时才见得到。他拿到硕士文凭就到美国去了。我父亲在大学教书,对学生也是很宽容的,我父亲特别反感集体暴力,同情和帮助被集体暴力孤立的学生。但我没听父亲的话,严格要求自己,在华政的四年没缺一堂课,多次写入党申请书,参加社团活动。班长书记的寝室也经常去,对同学也是谨慎小心,讲话照顾他们的感情。我父亲本意是想让我在华政结交些公检法的朋友,混张文凭,集中精力学好英语和计算机,为创业做好准备。他甚至提醒过我:毕业的那天就是失业的日子。我没有听。结果怎么样呢?
我有一个同学,徐某,河南新乡人,毕业后免费在段和段律所实习三个月,转正时律所不要她。然后在一家小律所做事,她代理过一起案件,败诉,委托人赔了20万。我很同情她,谁叫我们的班主任是个唱歌的,搞得我们大家歌又不会唱,法务又不会做。我另一个同学,胡某,在上海交大挂靠的律所实习,人事调整又被踢出来,后来不知在哪家小律所做事。我第三个同学,因为法律专业找不到工作,就学了会计,去做财务,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做事,50元一天。我当时想,我请的木工油漆工300元一天;阿姨30元一小时,4个小时就100元。这工作做的有什么意思。她挺有韧劲,考出CPA,才跳到锦天城律所。我在奉贤检察院实习时,有位华政学姐说:就业太难了,才考研究生,她28岁的时候在检察院从科员做起。我刚毕业的时候收到盈科律所的实习邀请,父亲说没有1万就别去做,因为我们给工人的工资就是1万元,还是大专生。盈科就拒绝了我的要求。我妈说到宝山区公安局去做警察,我父亲说:大妹夫做警察,每天站在车流穿梭的十字路口吃灰,半夜三更起床系皮带抓人,专门欺负老百姓,到月拿工资还不如我大妹在财政局的一半。干了10年,最后辞职不做了,到深圳创业。创业20年后被高利贷追杀,现无音信。做警察风险太大,叫我别做警察。我父亲说,创业最好。
华政的录取分是很高的,为什么毕业生就业如此惨淡?上海交大、复旦的毕业生,市场抢手,起薪高。
我觉得就是找坏了唱歌的做我们的班主任,不是法律专业。
我在华政读书时,学校开动员大会,赞扬一位同学是优秀党员,号召大家向她学习。我就拼命写入党申请书。想进党校,那个唱歌的胡晓鸣给我们排名,有个同学排在第4,每批3个名额,这次她就没有进党校,下次开班会,上次的记录有效,这次她就成第1位,进党校学习了。轮到我的时候,那个唱歌说重新改变游戏规则,反复无常。我追求进步,想进党校学习,我不像有的同学,她们的父母在公检法工作,已经安排好了要回到他们父母的领地,所以要入党,再考公务员。我奶奶和三个姑姑都在政府工作,我们对政府体系那套很清楚,我父亲也是大学老师,所谓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我并没有强烈的欲望想到政府去工作。那个唱歌的,我对他是很恭敬的,搞不懂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改变游戏规则,那张党票真的比黄金还贵吗?我爷爷和三个大姑都是党员,他们过着清贫的生活。我们家的人给共产党干活是不要命的,上朝鲜打美国人是不要命的,如果叫我们贪一分钱,那会吓得要命。为什么那个唱歌的,会在这方面反复无常?难道是他做表演的,也用到这上来了。这种做法让同学们对我有了看法,我也没有反应,默默接受现实。
第二学期评的我有300元奖学金,名单也公示给同学们看了,发的时候又漏掉了我。据说有个同学把我挤掉了。我创业时,看到学校网站写的清清楚楚,获得上海科创基金的项目,有5000元奖金鼓励。我去申请时,说有的,拿营业执照和5000元发票报销。我给了,回复说等下;等了半年吧,回复说没有。再看学校网站,那条政策被删掉了。
君子慎于行,纳于言。所谓金口玉言。而戏子则反复无常,变化多端,一成不变谁看他的戏呢?华政在我心中,永远是所神圣,威严的法律专业学院。所以我认为还是那个唱歌的人搞坏了华政的风气。最后他还辞职不做了,又去唱歌了。相信他的举荐人很失望。我了解到华政,我的母校,面临的竞争还是很残酷的。现在每所高校都有法学院。大家都要到教育部申领经费,都要评优。校长党委书记的压力其实很大的。我作为华政学子,能为华政做的,就是继续在创业的路上走下去。古人说:齐家,修身,济天下。我没有资格说什么,我先要把生活搞好。我的创业是党委副书记应培礼老师举荐的,我不会辜负他的期望。路遥知马力,事久见人心。我要问候一声我的华政老师:我们还年轻,你们已经老了,要保重自己。你们就像鬼谷子一样,在山上休养生息,静观你们的学生在山下争奇斗艳吧。



——By SharkDeng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,欢迎红包赞赏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